烟台大学生 YTdxs.com

你哭着对我说,台湾偶像剧都是骗人的

[复制链接]
能说点什么 发表于 2019-1-26 15:43:32  | 显示全部楼层 | 阅读模式


  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过的沙雕爱情剧。  

hrIVwvDVrEhm1jd5.jpg


  千禧年伊始,手机还没有普及。

  不同版本的手表校对,使得广场上的跨年倒计时稍显混乱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人们进入新一个千年的狂欢。

  彼时,内地的文化产业发展还没有现在那么繁荣,而海峡彼岸的台湾,电视、电影、音乐产业正风生水起。

  在这股潮流中,台湾偶像剧走进了人们的视野,一时间风靡两岸三地,迅速占据了八零后、九零后的青春。

  那年,潘多拉的盒子拉开了一道缝。

  我租了《流星花园》的碟片,和舅妈两个人一下午就哭光了一整卷抽纸。

  那是我人生的第一部偶像剧。

  万物起源《流星花园》 

  英德学院空旷的走廊上,四个少年如一阵穿堂风。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一脚踢翻了篮球框,扬长而去。

  走在最后的那个默默扶起了篮球筐,白衬衣里灌满了风。

n7Z8N4FZF83TgnuG.jpg

  在白衣少年的目光中,叫杉菜的女生,脸色一阵绯红,“难以忘记,初次见你……”的旋律适时地响起。

  那是许多人爱上花泽类的瞬间。

  时间回溯至1996年,台湾中视首次推出“偶像一级棒剧场”。

  首出5集短剧《追梦一族》,由当时红极一时的“小虎队”成员苏有朋、吴奇隆主演。

  台湾地区第一个用“偶像剧”来命名的电视栏目

  遗憾的是,此举并未能开启偶像剧的新时代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电视台走的依旧是八点档的老路子。 

  直到2001年,《流星花园》横空出世。

  有人说,《流星花园》的道明寺是“中国唯一能叫嚣王思聪的富二代”,家产包括1家电信局,2家电视台,3家炼油厂,4家半导体公司,176家国际大饭店,还有17845家超级连锁大卖场。

  大多数人对“家里有矿”的初印象来自于他的这番话:

  “我可以每个月给你十万,

  可以给你一张白金卡,

  不限额度随你刷。

  我可以给你豪华的生活,

  只要我高兴,

  我连巴黎铁塔都可以买给你。”

ix52Q8JN0x3rK06R.jpg

  虽然个性霸道,表达情感的手段极其粗糙,但偶尔也有笨拙可爱的一面。

  他家选儿媳妇的要求很简单:“门当户对。”

a61oWZWnDl4L1Qa8.jpg

  这句话是不是很耳熟,因为王健林也说过。

lcBbTtgcjcBgBtBt.jpg

  门当户对道明寺,一无所有王健林。

  而男二号花泽类则是一名忧郁花美男。

  偌大的房间,仅有一张床和一台电视。平时足不出户,但温柔体贴,对杉菜多次出手相救。

  经典台词“当你想哭的时候,只要倒立,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”,被80后长期大面积地用在个性签名上。

  大户人家的微笑 

  美作走路自带弹簧,是当时非常时尚的ABC范儿;

  西门则一肚子playboy的花花肠子,眼镜一戴,就是斯文败类的典型。

  洗发水代言人

  四人看似并驾齐驱,实则性格分明,刚好对应了四种不同的理想情人,很快就被众多姐妹花小团体明明白白地分了个干净。

YELrhHVbBH4Bt0Ph.jpg

  《流星花园》F4的原型,来自漫画《只要男孩不要花》。

  而女主角杉菜则是2001年最幸运的锦鲤。 

  虽然出身平凡,但从小在父母的爱中长大,善良热情且坚强。

KVkL8VP8cL77vqVV.jpg

  “杉菜就是一颗杂草,不管被人多用力践踏,春天还是会发芽。”

  更重要的是,能在道明寺和花泽类之间徘徊不决——没有比这更完美的梦境了。

DAK9aVrGSzfa9Tai.jpg

  道明寺语录 

  之后四人组成「F4」团体,在全亚洲造成了一股旋风。“流星狂潮”越过海峡,感染了靠近它的一切。

  忽然之间,校园里的男生们都是四个四个地走路。大家一见面就问:“你喜欢花泽类还是道明寺?”

  跟道明寺学吵架

  校门口的精品店,F4和杉菜几乎垄断了印花图案,就连洗脸盆上都是他们几个的脸。

  步入神秘小网吧,1/3的电脑都在播《流星花园》。购物街放的也全是“陪你去看流星雨……”一条街逛下来,得淋200多场雨。

  盗版小光盘一度卖到脱销。为了租碟,有人在37度的高温里,哼哧哼哧跑到10公里外的小县城。老板娘还催促说:“看快点,后面的人等着呢。” 

yfSSMTnfJdPh2hSM.jpg

  在重庆北碚,一座佛教古刹和道明寺撞名了。当年《流星花园》热播时,有不少青年翻山越岭跑到寺庙里打卡。

  有人说,《流星花园》“红到像氧气一样,存在每个角落”,F4所到之处会寸草不生,因为“草地都被女人的鞋跟磨平了”。

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二连三的负面报道:《学生离家出走要去找F4》。

  “家长、老师们紧张了,甚至比以前《还珠格格》热爆校园时还紧张。”

  最著名的事件发生在2002年3月25日,太原某中学有学生模仿《流星花园》,在学校内打骂同学、辱骂老师、调戏女生,被称为“春秋五霸”。

GXvmCGp23P72cgf7.jpg

  道明寺语录 

  于是,《流星花园》成了万恶之源,学校不让学生穿F4的衣服、禁止四人活动。

  2002年3月的第二个周末,《流星花园》被大陆官方禁播。

  然而,这并不妨碍《流星》像辣条一样继续在基层群众中收割人气——广电总局禁令下达后,盗版VCD的价格水涨创高,从60块炒到了三位数。

vMQrXbCgabHUXHU1.jpg

  道明寺语录 

  出现这样的局面并不奇怪。

  那年,霸道总裁王思聪只有14岁,大陆偶像剧仍处于山无棱、天地合的《还珠》时代,而《流星花园》就是一剂强烈的荷尔蒙,在青涩的草莽年代里,为人们编织了一个甜蜜的梦。

  童年羞耻神作套路全解释

  很快,杉菜就和F4从英德学院毕业。

  而台湾偶像剧也从未停下步伐,一部接着一部地推出。

  《薰衣草》、《绿光森林》、《斗鱼》、《天国的嫁衣》……编剧铆足了劲,往赚取观众眼泪的方向奋笔疾书。

b3XmHVJzHzhC33Jz.jpg

  只不过,童年滤镜破碎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  近年经过新媒体人的大量考古,人们发现台湾偶像剧简直就是一个大型的“古代抖音”。

uc6Zl0WwjJ0kJJMC.jpg

  台湾网路温度计统计的“尴尬偶像剧”排行榜。 

  尴尬,首先从角色设定开始。

  一般来说,台偶的男主角不是富二代就是业界名人,通常面瘫,大几率情感残障、目中无人,且常常刚好要拆女主角家的房子。

  女主角则极为善良,长得不赖,但要弄得很邋遢,将来好来个变装戏,穿上小礼服让男主惊艳一下。

  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中,阮经天实力演绎什么叫“惊艳”。

  男女主一开始都看对方不顺眼,恨不得同归于尽。

  “就算全天下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你!”

  之后因为历经了洗澡被看到、走路跌倒压在一起、滑倒被亲到等等匪夷所思的意外,最终感情升温。

  平时不摔跤,摔跤就要摔怀里。

  男二号再怎么帅,怎么温柔怎么体贴,也只是炮灰。女二号没有最坏,只有更坏,最好坏到给无数人留下童年阴影。

J5jACdT2j2OkV25t.jpg

  《绿光森林》里,姐姐苏珊要抢走妹妹苏菲的所有东西,在隔壁男生要搬家的前夜剪断了他和妹妹的传声筒,让两个人错过了十多年。

  一路顺风的感情是不存在的。

  男主、男二会为了女主疯狂对峙;男二、女主在一起时一定会被男主正好撞到。

P8O6t6pgp6nIf7i6.jpg

  眼神也很烫喔。

  如果演到一半播主题曲,就要警惕是不是下雨了。

wdwd2gr1wGYb2CZB.jpg

  《公主小妹》中,男主角吴尊意识到下雨了,提议进去躲雨,没想到张韶涵却说:“干嘛避雨,这么多好吃的菜,不吃多浪费啊。”吴尊显然是被这个有惜福爱物美德的女孩给迷住,于是两人就在大雨之中继续午餐。 

  这得怪《流星花园》,从那之后的偶像剧主角都很爱淋雨。

zbZ1qB01U2qqQ10B.jpg

  雨好大啊,像杉菜离开道明寺那天那么大。 

  偶像剧里得绝症和失忆的几率和出门下雨的概率差不多,恢复记忆也和电脑恢复数据一样容易。

IlYJU7nrWluYuW4X.jpg

  《薰衣草》中,梁以薰最后因为心脏病离开人世。

  台式言情里不可或缺的一环,非“霸道”莫属。

  作为初代偶像剧,《流星花园》开创了玛丽苏的先河,而05年由陈乔恩和明道主演的《王子变青蛙》,则一举打破了鼻祖的收视神话,成为“台湾霸道总裁进化史”上的又一个小高峰。

  男主角单均昊延续了开挂人设,不仅会弹钢琴、射飞镖、品红酒、跳华尔兹,还会修水管、换灯泡、辅导功课,同时还自带水下救援和心肺复苏技能。

  实力演绎“霸道总裁教你如何抛弃同龄人”。

  “所有霸道总裁在单均昊面前,都只是部门经理。”

  江湖上开始流传:“单总之后再无霸总。”

  更有入戏太深的网友回忆:“那时坐出租去学校,还让司机帮我开门。下车之后,摸一下衣袖,我告诉自己,我就是森威尔的,董事长。”

  壁咚的始祖根本就是单均昊,我竟然Lag了十多年才发现。 

  但凭良心讲,在炫富界,《王子变青蛙》算比较克制了。

  2007年的偶像剧《公主小妹》中,皇甫珊的爷爷是“有钱到可以翻过来翻过去,钞票排起来可绕地球好几圈”的亚洲首富皇甫雄。

SZRR9sS94C0zRqKM.jpg

  唐顿庄园风的宅子,一坪一百二十万,平常人不吃不喝四百年才能买到一个厕所。

  就因为这剧,不少少女天天幻想自己到了20岁,父亲就会告诉自己:“其实我们家可有钱了,从小不说是为了锻炼你的品格。”

  “小姐,这都是我们为你准备的睡衣。”女主小麦被接回家的第一天,就患上了选择恐惧症。 

  富可敌李嘉诚并不值得炫耀,语言,才是霸道总裁的灵魂。

  总裁们的羞耻台词换着花样输出,输出密度根据男女主的误会程度、感情浓度起伏不定。

NdBB50W9i5Bbwl7z.jpg

  “如果你要约我女朋友,麻烦你先跟我预约一下。”

  “我叫程海诺,你要牢牢记住哦,因为这将是你男朋友的名字。” 

oGGoWKUCC9CK9Cu9.jpg

  “我命令你,从这一秒钟开始,专属于我。” 

  “裕树,虽然我知道你讨厌笨蛋,但不要太欺负我老婆。”

  “我说你值你就值,五百万!” 

  十年后,大家惊讶地发现,这不就是土味情话么。

  发展到中期,霸道总裁不够用了,编剧们开始往接地气的方向挺近。

  职业的多样性得到不断的丰富,而职业光环一定要够刺眼:财团老板、赛车手、服装设计师、当红歌星……

  大概是千禧年流行离子烫,编剧顺手就写了个Tony老师的爱情故事。

DHG71vDY5jGdd1VH.jpg

  《爱情魔发师》中,三位亚洲超人气首席发型设计师——亚斯、尔奇、费南度。

EVNU9PTVTteVA3yA.jpg

  这仨可不是一般的托尼老师之辈,他们是有官方后援会的。

  挑战人体极限是台湾偶像剧的另一个执念。

  《紫禁之巅》里就有一群年轻人信奉“打群架不如尬舞”。

  “住手!你们不要再打了!”

  我还以为是什么校园暴力,仔细一看,原来是两人在暴雨中激情尬舞。

  你们不要打了啦,这样打,是打不死人的啦!

  健康约架的方式不止一种,有时候还可以打打篮球。

  《篮球火》中罗志祥使出的绝招——兰蝶划云游身步,科比看了会沉默,詹姆斯看了会流泪。

  1200度转体扣篮,进球的同时火焰四起,最后还要得受点内伤。

  连台湾观众也忍不住吐槽:“比扯铃还扯”。

ZHkQ284qp5fq5K48.jpg

  先生,要叫救护车吗

  小时候看到这些场面只能用震惊来形容,原来动作戏还可以这么拍,直到我遇见了《终极一班》。

  这部划时代的作品,天马行空地加入了“超能力”的设定,用生命在诠释什么叫死亡特效。

L3ZEBEn4DN8Eb4Zb.jpg

  《终极一班》中,亚瑟王(左)的石中剑。

VTWsp888r5SHaAWM.jpg

  汪大东的龙纹鏊。


  毛茸茸的青春期,已成了“上辈子的戏”  

  土味归土味,2001-2010年,台湾偶像剧不仅打开了大陆市场,也迎来了自己的鼎盛时期。

  在时间和想象力都相对丰沛的年纪里,80、90后正好赶上了台偶的黄金十年。

  很多小女生第一次有了灰姑娘的梦。

Z72g1bKrdsi5qt5t.jpg

  来自豆瓣用户啦啦 

  TVB教会了我们“做人最重要是开心”,台湾偶像剧则教会了我们“恋爱要动地惊天,轰轰烈烈”。

  “在《流星花园》的启发下,我从小就特渴望帮爱人挡个致命一击什么的。再不济,也要时不时追着公车跑。”

  有时跑遍全城的饰品店,只为买一件偶像剧周边,比如这个风靡精品店的薰衣草瓶。

I3ze53I3Ai3hdEvl.jpg

  少女的心事,要么锁进日记本,要么向万能的树洞倾诉,就像《星苹果乐园》里的弹珠树洞一样。

Q4tA1bB5kjFF5aAa.jpg

  那些年,我们都不喜欢门当户对,即使是F班的袁湘琴,也决意要爱上高冷天才江直树。

  “那年我17岁,在台湾偶像剧的世界里,学会了一些其他地方学不到的道理——找到一个相互喜欢的人,然后一起走下去;彼此更真诚一点,不要互相误会;坏女二带来了深深的阴影,所以要做一个善良的人……”

iu678RO86uZ3Z308.jpg

  然而,千禧年的相信,在十几年后却迎来了土崩瓦解。

  人们开始厌倦台偶式IP美学,就像厌倦那过时的发型打扮和说话方式一样——套一句大S的话,那都是“上辈子的戏”了。

dGm38gCS282w08ea.jpg

  2009年后,中国大陆引进台剧数量出现断崖式下跌。

  与此同时,大陆的电视剧在台湾逆袭。“台湾岛从南到北394公里,几乎处处都有它的声量。”

  不少台湾民众还专门买了大陆的电视盒子,追起了《琅琊榜》、《甄嬛传》和《延禧攻略》。

nHTiZ8Ce181WO3mN.jpg

  一如当年《流星花园》在大陆盗版横行的情形。

  人们对台剧的印象,最终停留在2011年的《我可能不会爱你》。

  剧中没有霸道总裁,没有灰姑娘,没有一波三折的剧情,只是以淡淡的口吻,讲述了一个贯穿男女主角青春的故事。

  就像夏天的风,轻轻划过每一个曾热衷于偶像剧的人的心中,也带走了他们的青春。 

F5kpfU5PZZWq53dA.jpg

  蓝色屏幕的8250曾是花泽类的标志。一晃眼,如今已是iphone X的时代。

  但许多人依旧忘不了那个场景:

  “黑暗中跳动着萤幕的光,终点是眼睛,那时我从不为眼前的一切感到悲伤,因为青春里有一站,是它营造的梦境。”

  参考资料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[1] 《【回味】如何证明当年f4究竟有多红!》,流星花园吧  

  [2]《中国唯一敢叫嚣王思聪的富二代,只有一人》,歪楼  

  [3]《电视还没播碟就卖疯了——《流星花园》悄然热销》,时代风采下半月刊 

  [4]《从“流星花园”看校园流行时尚》,罗耿 肖付云 

  [5]《论当前台湾偶像剧风靡的原因》,崔慧琳 

  [6]《雞母皮一秒牙起來!10部小時候超愛、長大尷尬癌的台灣偶像劇》,网路温度计  

  [7]《台湾民眾疯陆剧 拉近两岸距离》,中时电子报  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用户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